馮象:比蘭的預言(《民數記》24:3-24)

比珥之子比蘭,bil`am(諧音混亂,bela`),是外族的異教先知,家住幼發拉底河上游善解城,pethor,民22-23。摩押王得知以色列擊敗了鄰邦,大懼,派使節持重金至善解城,聘請比蘭南來,詛咒以色列。國王同先知登上離子民營地不遠的一座巴力高丘,修起七座祭壇,獻了公牛和公綿羊。不想耶和華突然降臨,將言辭放進比蘭嘴里,先知啟齒,竟是:上帝沒詛咒的,我怎能詛咒?上帝不譴責的,我如何譴責?23:8。 繼續閱讀“馮象:比蘭的預言(《民數記》24:3-24)”

馮象:會幕(《出埃及記》40:1-38)

以色列出埃及之后,第三個新月,抵達西奈山,出19:1。面山安營已畢,摩西登山覲見上帝,領受圣法,torah。他在雷聲隆隆云幕籠罩的山巔,同耶和華一起,待了四十晝夜。耶和華訓示先知,建一圣所,做天父在子民中間的居處。并把帳幕及其中諸圣器的式樣,一一指示了,25:8-9。摩西遂挑選能工巧匠,組織人力,開始制作,同時號召會眾捐獻,包括金銀銅、羊毛木材燈油香料,乃至紅瑪瑙和鑲飾大祭司圣衣與胸袋的各色寶石,35:5-8。 繼續閱讀“馮象:會幕(《出埃及記》40:1-38)”

馮象:生活中的美好事物永存不移

這是一句廣告標語。配合它的是香港明珠臺的一則英語電視廣告:一九四八年,上海。一個英國小男孩和一個上海小女孩一塊兒吃麥芽糖、撐木船、走在鐵路橋上(請不要聯想蘇州河,當年老遠就可以聞到它的臭氣)。小女孩咳嗽了,小男孩忙解下自己的圍巾給她圍上。畫面跳到今天的上海,一位英國老先生的目光碰上一位上海老太太的目光。老太太從口袋里掏出那條完好如初的圍巾,給身邊一個長得挺像她的小女孩戴上。

王蒙先生在《讀書》(8/1996)上借這“美麗圍巾”的故事,談了藝術和人性、藝術理想和功利目的的關系。王先生說,自己很受廣告的感動,只是遺憾這“如詩如畫”的故事竟然是港府的宣傳。因為,假如“美麗圍巾”是商業廣告,就恰好證明了他的看法:“高明的與成功的藝術應該具有一種‘解毒’性機制……真正的藝術將使作品中非藝術反藝術的歪曲因素的含量特別是影響作用減少到最低限度”(頁100)。 繼續閱讀“馮象:生活中的美好事物永存不移”

馮象:秋菊的困惑和織女星文明

我國法學向來有“幼稚”之名,業內人士并不諱言。但衡量一個國家一門學科的學術水準,除了看從業人員整體的學養和品質,主要還是看它的代表人物和代表作品。比如美國,我們說它的學術如何如何,無非指它的頂尖學者和有影響的著作。若是把全美國四百二十五種學生主編的法學雜志上刊登的論文一總兒拿來細算(美國法學院的傳統,學術刊物一律由學生辦),情況便大不一樣了。美國學者自嘲說,一年到頭雨后春筍般發表的論文當中的多數,讀者恐怕不超過五個,即作者的職稱評定委員會的評委(格蘭頓,頁205)。中國的法學“研究”,濫起來當然沒有讓美國佬占先的道理。畢竟,他們是不大敢一把剪刀、一瓶漿糊闖天下的??墒峭瑫r,近年來中國法學出類拔萃的少數代表作,其成績之驕人,又是舉世矚目的。不讀這些作品,就不知道中國有一群腳踏實地、孜孜矻矻、上下求索的法學家,不知道他們的關懷之廣、抱負之大、于學術事業的信心之堅。
繼續閱讀“馮象:秋菊的困惑和織女星文明”

馮象:性賄賂為什么不算賄賂

六四年二月廿七。晨起,倦。辦公室枯坐一 上午。將去辦公室,白哥妻來,請為丈夫說話。余頗愛此女,撫其玉頦。未敢唐突,以其性格莊重故。

六四年五月卅一。飯后回辦公室,招白哥妻至,獨伴余良久。然此女極莊重,余雖動于中,未敢強求。日后必為她丈夫效力,以不負其所托也。

這兩段日記,作者叫皮普斯(Samuel Pepys, 1633~1703),是英國十七世紀的大人物,事業巔峰時官至海軍部長、皇家學會會長(這會長的榮譽和影響力,非其他帶“長”的職銜可比;比如會員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寫下巨著《數學原理》,便是經皮會長親自蓋章批準才發表的)。不過,令皮普斯名垂千古的,既非他一手締造的帝國海軍,也不是皇家學會,而是他的六本日記。日記(一六六零年元旦至一六六九年五月底)是用速記密碼寫的,死后同他的藏書一道贈了母校劍橋大學莫德林學院。直到一八二五年,才被人發掘破譯,整理出版。從此,《皮普斯日記》就成了英語世界最受寵的枕邊秘笈。他“赤裸裸地記錄下來”的那個“真我”(先師楊周翰先生語),率性流露的虛榮心、進取心、貪心和良心,處處打動著讀者,激發他們的道德優越感。部長也的確能干,幾乎每周都有傭金、回扣和禮物進賬:金幣、火腿、馬駒、餐具等等。為此他在日記中沒完沒了感謝上帝,有一次謝恩謝得興奮了,居然聞不見肉香,忘了晚餐(六四年二月二日)。但他做事也有原則,而且向朋友公開宣布過:一是決不為“干壞事”受賄;二是若運氣好能替人排憂解難,不介意拿點報答。造軍艦的木匠白哥(Bagwell)聽說了,想請皮大人幫忙找一份像樣的工作。那當然不是壞事??伤A先送上的“報答”不是別的,是自己的老婆。
繼續閱讀“馮象:性賄賂為什么不算賄賂”

馮象:從卡拉OK與人體寫真想到的

哈佛法學院和商學院的學生社團,準備春節過后聯合舉辦“亞洲商務年會”,組織者來電話,邀請到會談談知識產權在中國的保護。問他具體有什么節目,他說新世紀頭一屆,保證精彩,開幕式由世貿組織候任總干事長親臨致辭,論壇嘉賓的雞尾酒會安排在大學(福格)美術館,之后還有晚宴、舞會;“只是不提供卡拉OK”。原來他在上海工作過,曉得國人在此類場合的招待規格和娛樂愛好。 繼續閱讀“馮象:從卡拉OK與人體寫真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