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昕:“守法作為借口”——通過社會規范的法律干預

 

A famous cause by Honoré Daumier

一、問題的提出:“禁酒令”與“擋酒詞”

傳統理論視野中,法律干預社會行為的機制以直接激勵為主,例如通過法律制裁予以威懾。但現實中,法律干預行為的機制是更為復雜的。這種復雜性的一個重要來源,是社會主體原本并不“自由”:正式法律之外,人們的行為還受到各類非正式規范——本文統稱為“社會規范”(social norms)——的影響。社會規范的存在和作用使法律干預有時會以不同于直接威懾的間接機制實施。關注這些以社會規范為中介的干預機制,有助于我們更準確、深入、全面地理解法律在社會治理中發揮的實際功能。 繼續閱讀“戴昕:“守法作為借口”——通過社會規范的法律干預”

楊堅琪:互聯網分層的不正當競爭

 

ISO提出的開放式通信系統互聯參考模型(OSI)

一、前言

互聯網行業在中國的不斷發展同時涌現了一批創新能力相當可觀的互聯網企業,可由于競爭方式的轉變,不正當競爭在互聯網企業之中變得相當容易并且無所不在?,F有的競爭法結構不僅不能幫助解決這些問題,甚至在判斷競爭行為本身的性質時都引起了巨大的爭議。2010年,波及多達2億多互聯網用戶的3Q大戰更是超出了學術討論的范圍,拓展到了網民與大量媒體,引起了人們對于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新思考。 繼續閱讀“楊堅琪:互聯網分層的不正當競爭”

蘇力:法律與科技問題的法理學重構

 

理性地研究法律,當前的主宰者或許還是“白紙黑字”的研究者,但未來屬于統計學和經濟學的研究者。

——霍姆斯

 

法理學問題的界定

改革開放以來,科學技術在我國得到迅速發展,“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思想已經深入人心。隨著科技的發展,有關規制科技發展、推廣的法律也日益增多。

1984年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法學基礎理論》(新編本)教科書第一次將“法律與科學技術”納入法理學的視野,這表明我國法理學研究者視野的擴大和對當代中國現實的關切。此后,在諸多法理學教材中,“法律與科技”問題一直是法理學的構成部分。與此同時,有關科技的法律也已成為法學的一個重要分支。但是,如果認真考察我國目前對于法律與科技這一問題的法理學討論,我們會發現這種討論還很不深入。 繼續閱讀“蘇力:法律與科技問題的法理學重構”

李晟:通過算法的治理——人工智能語境下的法律轉型

 

一、引言

不經意間,人類正在經歷著逐漸加速的發展曲線而不斷接觸未來,人工智能的科學研究,從何為意識、何為智能這樣的基礎性問題推進到計算機視覺、機器學習、機器對自然語言的理解與交流等更具有操作性的應用性問題,從而使“人工智能”從一個神秘的科幻式的概念開始“飛入尋常百姓家”,成為大眾媒體與街談巷議中的高頻詞匯。為了在這場科技變革的新浪潮中占得先機,無論是政府機構還是商業化組織,也都積極推進這一領域的研究與應用。[1]而與科技的飛速發展同步,隨著人工智能的普遍推廣應用,與方方面面的社會生活形成接觸與互動,法學研究也突然發現前方別有洞天,面對了一個全新的領域。人工智能與法律的相關研究,作為一個新的學術增長點,在短時間內可謂形成了爆發式的增長。[2] 繼續閱讀“李晟:通過算法的治理——人工智能語境下的法律轉型”

塞博談 | 2017年美國法律與技術論文刊目

?

統計范圍是美國15所法學院的“院刊”以及5種專門討論法律與技術問題的期刊,即:Yale Law Journal、Stanford Law Review、Harvard Law Review、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Columbia Law Review、NYU Law Review、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Michigan Law Review、 Virginia Law Review、Duke Law Journal、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Law Review、California Law Review、 Cornell Law Review、Texas Law Review、Georgetown?Law?Journal,以及Yale?Journal?of?Law?and?Technology、 Berkeley Technology Law Journal、 Harvard Journal of Law & Technology、Stanford Technology Law Review、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請諒解我們肯定存在的疏漏。 繼續閱讀“塞博談 | 2017年美國法律與技術論文刊目”

塞博談 | 2017年法律與技術論文刊目

 

17年統計的期刊范圍為23本CSSCI法學類來源期刊,即:《中國法學》、《法學研究》、《法學家》、《中外法學》、《環球法律評論》、《法制與社會發展》、《當代法學》、《法學評論》、《政法論壇》、《比較法研究》、《現代法學》、《法商研究》、《法學》、《華東政法大學學報》、《法律科學》、《清華法學》、《政治與法律》、《法學論壇》、《政法論叢》、《法學雜志》、《知識產權》、《中國刑事法雜志》、《東方法學》。另也收入一些《行政法學研究》等期刊的論文。請諒解我們可能存在的疏漏。 繼續閱讀“塞博談 | 2017年法律與技術論文刊目”

丁曉東:算法與歧視——從美國教育平權案看算法倫理與法律解釋

 

Black and white fourth graders at St. Martin School, Washington, DC, September 17, 1954.

在大數據來臨的時代,算法(algorithm)已經極大地改變了我們做出決定的方式,越來越成為人們關注的問題。如同大數據專家、《大數據時代》一書的作者舍恩伯格所說,大數據的特征是追求效率,而不是絕對精確;追求的是相關性,而不是因果性,在現代社會,大數據和算法結合已經顛覆了傳統的決策方式。[1] 在這種背景下,基于大數據的算法就成為一個問題。大數據除了帶給我們更有效率和更具相關性的判斷之外,其公平性或正當性的基礎何在?尤其在涉及到公共機構使用大數據和算法的情形下,我們更要問,基于某種算法的大數據使用是否具有正當性基礎或倫理基礎? 繼續閱讀“丁曉東:算法與歧視——從美國教育平權案看算法倫理與法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