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象:知識產權或孔雀尾巴——與S君談

——馮老師,讀了您的文章《知識產權的終結》,我有幾點困惑,能否聊聊?您扯開去談也行?,F在好像不僅僅中國,世界各地甚至歐美發達國家,盜版和山寨產品都大行其道。這方面的報道和評論很多,一般認為是知識產權及相關法律不健全造成的,您同意嗎??

恐怕不能這么說。如果知識產權法還叫不健全,世上恐怕沒有健全的法律了。因為各國的知識產權立法都是美國推動,拿國際條約和雙邊/多邊協定做框架,背后則是主導全球貿易的美國法標準;至少在主要貿易伙伴之間,法律規范、學理解釋甚而條款用語的同質化程度,已經相當高了。

所以出了問題,業內人士都怪執法,還怪一個叫體制的東西。 繼續閱讀“馮象:知識產權或孔雀尾巴——與S君談”

戴昕:通向“聲譽國家”: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以對聲譽追蹤和分析加以廣泛運用為內容的所謂“聲譽革命”,其前沿如今已從“聲譽社會”推進至“聲譽國家”:在市場主體積極開展的相關商業探索之外,政府部門也在越來越多地尋求在法律和治理領域使用聲譽機制及相關技術。2014年,中國政府發布了有關建設“社會信用體系”的龐大政策計劃(國務院《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就其總體設計思路而言,社會信用體系旨在借助黑名單、信用評級和信用評分等多種聲譽機制,解決中國在社會、經濟諸領域長期面臨的各類治理和監管難題,其涵蓋面之廣,包括市場欺詐、法院執行難、公職人員貪腐、專業人員職業道德缺失乃至學術抄襲。雖然西方政府對于在社會治理與控制領域運用聲譽機制和技術早有嘗試,但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因其覆蓋全面、主題突出、實施積極而獨樹一幟,堪稱“聲譽國家”作為新型治理范式在全球范圍內興起這一趨勢的獨特案例。 繼續閱讀“戴昕:通向“聲譽國家”: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歐樹軍:必須發現社會

社會必得發現

大約一百年前,1918年,由美國統計協會主席John Koren領銜,來自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俄羅斯、澳大利亞、加拿大、比利時、丹麥、荷蘭、挪威、瑞典、奧地利、匈牙利、愛爾蘭、印度、日本十八國的統計官員和學者濟濟一堂,共同紀念美國統計協會成立七十五周年,大家借此機會回顧了各自國家的官方統計史(John Koren(Collected and Edited), The History of Statistics: Their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 in Many Countries, in Memoirs? to Commemorate the Seventy Fifth Anniversary of The American Statistical Association, American Statistical Association, 1918)。那么,官方統計史是一部什么樣的歷史?它首先并且主要是一部各國如何認識一個真實的世界的歷史,或者說國家如何發現社會的歷史,也就是八十年后的1998年,耶魯大學學者詹姆斯·斯科特超越統計史描述,從政治人類學角度予以理論化的“國家的視角”(seeing like a state)。 繼續閱讀“歐樹軍:必須發現社會”

歐樹軍:監控與治理——國家認證能力辯正

“他們”知道我們的一切,
我們卻常常不知道他們了解我們什么,
不知道他們為什么要了解我們,
不知道他們會和誰共享他們所知曉的。
這對我們的身份認同、生活機會、人權和隱私有何影響?
對于政治權力、社會控制、自由與民主又有何意義?

繼續閱讀“歐樹軍:監控與治理——國家認證能力辯正”

邱遙堃:行蹤軌跡信息的法律保護意義

 

一、問題的提出及限定

2017年5月8日,兩高發布《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其第1條規定:“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的‘公民個人信息’,是指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各種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件號碼、通信通訊聯系方式、住址、賬號密碼、財產狀況、行蹤軌跡等?!笔状螌⒒顒有畔⑴c身份信息并列,納入刑法保護范圍,并單列了行蹤軌跡(下文簡稱“蹤跡”)作為最重要的活動信息,加以重點保護。 繼續閱讀“邱遙堃:行蹤軌跡信息的法律保護意義”

左亦魯:國家安全視域下的網絡安全——從攻守平衡的角度

 

引言:網絡時代的國家安全

本文聚焦于網絡時代的國家安全。如何從國家安全的高度思考網絡安全?什么是“安全”和“不安全”?哪些因素和變量會導致“不安全”?我們又有哪些思路和措施(尤其是法律手段)提升網絡安全和國家安全?本文試圖對這些問題做一些初步的思考和回答。 繼續閱讀“左亦魯:國家安全視域下的網絡安全——從攻守平衡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