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象:魯迅肖像權問題

周海嬰先生為父親肖像權打官司,屢見傳媒報道。學界亦有評論,大都圍繞死者有無肖像權一個問題。這大概是因為案中被告(即被指以營利為目的擅自制作/銷售魯迅頭像金卡、金郵票之類者)曾試圖以此否定周先生的訴訟主體資格(訴權)的緣故。對于周先生的實體權利主張,即魯迅肖像權中的財產利益的性質內容、法理依據等,卻探討不多。 繼續閱讀“馮象:魯迅肖像權問題”

塞博談 | 2017年美國法律與技術論文刊目

?

統計范圍是美國15所法學院的“院刊”以及5種專門討論法律與技術問題的期刊,即:Yale Law Journal、Stanford Law Review、Harvard Law Review、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Columbia Law Review、NYU Law Review、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Michigan Law Review、 Virginia Law Review、Duke Law Journal、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Law Review、California Law Review、 Cornell Law Review、Texas Law Review、Georgetown?Law?Journal,以及Yale?Journal?of?Law?and?Technology、 Berkeley Technology Law Journal、 Harvard Journal of Law & Technology、Stanford Technology Law Review、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請諒解我們肯定存在的疏漏。 繼續閱讀“塞博談 | 2017年美國法律與技術論文刊目”

塞博談 | 2017年法律與技術論文刊目

 

17年統計的期刊范圍為23本CSSCI法學類來源期刊,即:《中國法學》、《法學研究》、《法學家》、《中外法學》、《環球法律評論》、《法制與社會發展》、《當代法學》、《法學評論》、《政法論壇》、《比較法研究》、《現代法學》、《法商研究》、《法學》、《華東政法大學學報》、《法律科學》、《清華法學》、《政治與法律》、《法學論壇》、《政法論叢》、《法學雜志》、《知識產權》、《中國刑事法雜志》、《東方法學》。另也收入一些《行政法學研究》等期刊的論文。請諒解我們可能存在的疏漏。 繼續閱讀“塞博談 | 2017年法律與技術論文刊目”

李斯特:隱私與隱私權的限度

 

隱私在現代社會之所以越來越被重視,擇其大緒言之,是因為物質生產條件導致的現代社會空間的變化,以及由此帶來的人的觀念的變化;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隱私保護的爭論不休,還因為迅猛發展的各種現代資訊工具,已使名義上得到嚴密保護的隱私權岌岌可危。時光流轉,我們一路跋涉來到互聯網時代,卻似乎又回到人類社會早期的“零隱私”年代。[1]傳統社區在變化,虛擬社區在形成,兩者不斷競爭、滲透和融合,書寫著隱私的新的界限與功能。這是互聯網時代催生了大量關于隱私的學術研究的原因。 繼續閱讀“李斯特:隱私與隱私權的限度”

戴昕:中國公眾人物的隱私保護:一個框架性理論重述

 

一、引論:隱私法的老問題和中國法的好問題

公眾人物的隱私保護是信息隱私法(information privacy law,以下簡稱“隱私法”)[1]上最為人津津樂道、卻又似乎已被“嚼爛”的話題。十數年間,媒體未曾間斷過對官員、明星挖料、爆料、“周一見”,[2]而法學界和新聞學界的相關思考卻基本停滯。[3]仍有興趣就此寫作者多采重復套路,如援引“紐約時報訴蘇利文案”(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4]以下簡稱“蘇利文案”)一類比較法“舊聞”,或復述平衡“私權”和“公共利益”的“通說”,卻少見更具深度或新意的探討。也難怪,相比“大數據”、“物聯網”、“云存儲”帶來的各類新型隱私挑戰,公眾人物隱私保護問題已算不上“前沿”,[5]學者缺乏興趣為其投入更多智力資源。

繼續閱讀“戴昕:中國公眾人物的隱私保護:一個框架性理論重述”

胡凌:在線聲譽系統

“聲譽”(reputation)是人類社會中重要的組成要素,大量法學和經濟學文獻討論了聲譽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如何作為一種非正式機制對正式規則及其執行進行補充。人們認識到,在傳統社會,人際交往與合作主要發生在熟人之間,群體規模小,聲譽起到極大約束作用;而在現代社會,更多的合作發生在大規模陌生人之間,特別是一次合作關系,很難單純依靠聲譽機制約束不遵守既定規則的機會主義者。這部分是由于聲譽機制的核心是信息(特別是私人的)披露與傳遞。 繼續閱讀“胡凌:在線聲譽系統”

戴昕:名譽損害認定與公共人物言論【回應岳林】

誹謗/名譽侵權是侵權法研究中經久不衰的一個熱門,互聯網的出現與其說提出了法理上的全新問題,倒不如說啟發我們用新的思路重新考慮一些經典命題。岳林和胡凌對鄒恒甫案的評論其實都反映了這一點。以下回應中我補充幾點。 繼續閱讀“戴昕:名譽損害認定與公共人物言論【回應岳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