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偉杰:審慎而為的“失信聯合懲戒措施”

王瑞雪在《公法視野下的聯合懲戒措施》一文中,探討了信用聯合懲戒措施所創設的新型評價體系、合作機制和法律責任,并分別從實踐層面、理論定型和法律控制三個層面展開分析與討論。值得一提的是,在法律控制層面,作者在“信用”、“聯合”和“獎懲措施”三部分都較為中肯的給出了對于現行制度下的思考和建議,體現出審慎和謙抑的態度。

近十年來,隨著國家對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重視,國家和地方層面都對于建立健全多部門參與的信用聯合懲戒措施進行了探索,各個層面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尤其是信用聯合懲戒機制都在不斷推進,并出現新的動態。與之相關的,學界也對于相關的動態保持了高度的關注,呈現出了不同的觀點和思考。但這些文章大多都關注于實然的層面,或是以各個地方的信用聯合懲戒現狀為目標,進行分析論述;或是關注于在國家政策的號召下,如何推進部門合作的聯合懲戒措施,為其提供解決方案。雖然也有部分文章關注到部門聯合和獎懲措施可能存在的問題和越界的影響,但總體上來講,這也并不是大部分文章關注的重點,只能成為其完善文章寫作邏輯的一環。因此,我認為相較而言,在現今大力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背景下,《公法視野下的聯合懲戒措施》一文更具閱讀意義,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從選題層面來講?!豆ㄒ曇跋碌穆摵蠎徒浯胧芬晃碾m然也討論的熱點話題聯合懲戒措施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但此文關注的不只有實然的層面還包括應然的討論。通過與其他類似主題文章的比較,其主要包含以下幾類:一類是以地方的信用體系建設為例,討論在國家推動信用體系建設的國家背景下,地方出臺了哪些措施與方針,并討論其存在的問題并在嘴中提出解決方案,其討論邏輯依然是現狀是什么、問題是什么、怎么解決問題;另一類則是討論如何統籌推進和完善聯合懲戒措施,部分文章也主張借鑒其他國家曾經采取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方法,但其討論依然停留在實然層面。本文雖然也聚焦同一話題,但是寫作角度與其他文章相比更為完善,不僅包括實然層面的討論,也有應然層面的分析和建議。文章整體分為“信用”、“聯合”和“獎懲措施”三部分,而每一部分的討論邏輯都是實踐層面的分析,這是實然層面;其次是理論定性,是在實踐層面分析的基礎上對其進行新的分類和定性;最后是法律控制層面,其實是作者自身觀點的集中體現,在這個環節可以看到作者對于聯合懲戒措施的思考和觀點,也是本文可閱讀性最高的一部分。以“部門聯合”為例,有很多文章中提到了應該大力推進“部門聯合”,同時用幾句話帶過對于“部門聯合”的思考。但在本文中,作者對與“部門聯合”的思考,是應該回到“各司其職”的本質,采取審慎的態度,這更多的體現了作者在應然層面的思考。

其次,從作者的行文邏輯上來看,本文的閱讀是十分順暢的。不同于傳統的教義學的研究方法,從問題描述到研究再到解決建議的寫作邏輯。作者圍繞“信用”、“聯合”和“獎懲措施”分別展開研究,在每一部分內部又采用相同的邏輯,從實踐到理論再到建議三個層面。例如,在“信用”這一部分中,實踐層面是:“記錄-評價-刻畫肖像”,這也是符合現實中信用評價的操作邏輯;在制度定位層面,作者認為“信用評價”是基于合法性評價的二次評價,主要包括肯定性評價和否定性評價,從而構成了新的評價體系;最后,在法律控制層面,作者表達了自己對“信用評價”的幾點思考:首先應區分免于記錄的事項,尊重其“不被聯網的權利”;其次信用評價標準的制定也要采取慎重的態度,以及完善程序性要求。因而,文章的閱讀是非常順暢的,也能夠較為直接的接收到作者的觀點和想法。三個部分的內容也并非孤立的,而是不斷遞進的表達,彼此之間相互連接,層層遞進。

最后,我認為本文最值得推薦的是作者在每一個部分的法律控制的表達,這里體現的是作者自我的思考和想法,也使得文章有了“正+反”的內容表達,既有事實層面的分析,也有作者批判性觀點的體現,體現出了作者在制度安排應然層面的思考,因而相較其他文章相比閱讀性更強。這也使得文章整體顯得非常完整,從邏輯上來講也更加容易被理解和接納。在“信用評價”部分的法律控制中,作者主張要界定出免于記錄的事項,并且審慎的確定評價的標準;在“部門聯合”部分,作者認為部門合作應當回到“各司其職”的本質下,對于純粹的加強懲戒性合作要慎重而為;在“獎懲措施“的部分,作者認為獎懲措施首先應當受到實體法的約束,并且對于“失信聯合懲戒對象”的做法,作者也認為其不是最優解,而應當予以摒棄。單從這一點來講,作者的觀點與較多數的觀點都是相左的,所謂的“失信聯合懲戒對象”其實在很多文章中的表達中便是“紅黑名單”中的“黑名單”。對于設定“黑名單”的做法,在很多文章中對此都持肯定的意見和態度,盡管有作者也承認設定“黑名單”存在合法性和有效性的爭議,但也都認為其是在現在的背景下提高行政效率和一定程度上保護權益,解決社會經濟發展的“老大難”問題的較為有效的方式。而在作者看來,設定“失信聯合懲戒對象”是一種“一攬子”的解決方法,一定程度上是政府管理效能不足的體現,并不有利于增進社會整體福利的實現。而在此基礎之上,作者也并沒有僅僅否定了現在的做法,而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作者認為,首先是信用工具來放松事前規制,采用信用承諾和信用報告制度的方法,只有對違反承諾或者信用報告反映出問題的個體采取措施,一定程度上是一種事后審查的體現;其次通過信用工具優化行政檢查,可以根據相對人的既往表現來確定檢查的內容和頻次;最后,通過信用工具實現執法體系的精細化,通過采納首次不罰、限期整改免于處罰、信用教育、約談、警示等一系列措施實現執法的精細化。作者所提出來的建議是對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摒棄一刀切的實施方法,實現更加合理合法的規制和約束。誠然,由于現在政府執行能力的差異巨大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設定“失信聯合懲戒對象”相較作者提出的更精細化的操作方式而言,更加的現實和具有可操作性,但從學術探討的角度來講,一個更加合法合理的解決方案才能夠更好發揮其作用,更好的指導將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實踐。

總的來說,伴隨著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實踐,相關的研究也隨之不斷增多,在政府“大張旗鼓”的改革和實踐中,學界應該對這一進程保持關注并表達出有意義的觀點。因此,在我看來,對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實踐和操作不能一味的持支持的態度,而應以審慎的態度和觀點對其進行分析。例如,在部分文獻中,對于設置“黑名單”的做法簡單的持肯定的態度,認為其可以讓各部門在聯合懲戒機制中嘗到“甜頭”,而對于這種做法的合理性、合法性以及從而產生的“黑名單”準入準出機制不完善、黑名單管理不善、標準不統一等問題置之不談。而作者則在本文中充分的體現了自己對于信用體系建設尤其是“聯合懲戒措施”審慎的態度,從實然層面中,作者充分分析了現在信用體系聯合懲戒措施的現實狀況,并從法律上對其定性分析;而在應然層面,作者集中的展現了自己對于信息搜集、部門聯合、設置“獎懲措施”的觀點和想法,并能在否定的基礎上提出自己的建議和意見,這對于社會信用體系未來的建設也是具有幫助意義的。能夠更加客觀辯證的看待現實問題,而不是一味的給予肯定或者提出不痛不癢的建議,才是社會科學研究能夠更好的指導現實的關鍵所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