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象:新天新地(《啟示錄》20:11-21:8)

此段寫末日審判及新耶路撒冷/天國降臨。

審判,mishpat,究其根本,是人事的裁斷或人世政治。上帝創世,施政之初,身為“大地的審判者”而“主持公道”,ya`aseh mishpat,創18:25,褒貶賞罰,也只在人世。從洪水方舟到焚滅所多瑪,從以色列出埃及占迦南,到圣城傾覆,耶和華的居處化為廢墟,“穢物立于圣地”,太24:15:每一次,圣法的公義都沒有放過罪人。因為至高者說了,“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只待那天[仇敵]遭禍,末日匆匆,一下降臨”,申32:35(《摩西之歌》)。這兒,末日,`athidoth,指的是預定之事、人的命運,并非世界終了,“天地過去”“大海不存”,啟21:1。

歷史地看,摩西的上帝雖然“不輕易發怒”,卻也無須拖延判決。神的報應/復仇,naqam,基于團體責任,可以追究罪人的子孫,“直到三代四代”,而大愛更“澤被千代”,出20:5-6, 34:6-7(參《枯骨》導言)。救恩若此,子民便用不著(也想象不到)天堂地獄,只消“把歡愉交給耶和華之法”,“信賴[他]的慈愛”就行,詩1:2, 13:5。在那個世界,亡靈不論善惡,皆下陰間;“死者不會重生,幽影不會復起”,賽26:14,“即使蒼天坍塌,也不會醒/不會打攪他的長眠”,伯14:12。

大衛王、所羅門之后,以色列分裂,君主貴族和祭司墮于腐敗,國運衰落了。社會動蕩,敵族入侵,乃至福地處處惡人當道,忠信者苦不堪言。摩西堅信的善惡報應,現在竟成了許多人的疑問。于是有眾先知蒙召,領受圣言,譴責不忠,詛咒列國??囔`人聞道而響應,末日論連同死者復活的信念,就慢慢發展起來,誠如以賽亞所言:

耶和華啊,患難中他們把你找尋/傾心禱告,只因身負你的懲戒……不,你的死者必重生/他們的尸身必復起;醒來呀,歡唱吧,入居塵土的人!因你的露珠是晨光之珠/大地必將幽影娩出,賽26:16, 19。參伯19:26-27。

最后,希臘化時期,色琉西王安條克四世洗劫圣城,褻瀆圣殿,子民經歷了殘酷的宗教迫害,無數虔敬者為了圣名圣法而殉道,加下7章(《人子》導言)。終于,圣靈啟示,圣者弘道,形成了后世關于肉身復活和天堂地獄的觀念,以及天啟主義的末日信條(見《大審判》導言):今世朽壞,天國已近。亡靈一如生者,行將復起,接受主的報應,宛如綿羊山羊被牧人分開,結34:17,太25:33——大審判定在了復活之日,那“永終”而無終之未來。

11之后,就望見一巨大的潔白寶座,那一位高踞其上。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遁了,不留一點痕跡。12我看見,死者蕓蕓,大大小小,皆立于寶座前,天書卷卷展開。另有一卷,即生命冊,也展開了,死者就依照書卷所載,按其行事一一受審。

13于是大海吐出海底的死人

死亡與冥府交出地下的死人

一律按他[生前]的行事受審判。

14而后,死亡與冥府便被扔進火湖。

這火湖,就是第二遍的死;

15凡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

都一同扔進了這口火湖。

 

二十一章

于是,我看見一派新天新地,因為之前的天地都過去了,大海,也已不存。2只見那圣城,那新耶路撒冷從天而降,出于上帝,宛如一位新娘妝飾停當,來迎她的夫君。3隨即,就聽得一個宏大的聲音,自寶座傳下,道:

看哪,與人同在這上帝的帳幕

要扎在世人中間!

他們要當他的子民

一如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

做(他們的上帝);

4還要揩干他們的眼淚。

從此再無死亡——沒有悲傷

沒有哀號,沒有痛苦,

(因為)之前的一切

都過去了。

5那高踞寶座的遂說:看哪,萬象更新,在我!還說:你寫下來,這些話至可信靠而至真。6接著又道:成了!

我是“阿爾法”,又是“奧米伽”

是太初與永終??诳实娜?/p>

我必取生命之泉水,無償贈送。

7那得勝的,必繼承這份[產業]:

我要做他的上帝,他要當我的兒子。

8而那些怯懦、背信、拜穢物的

那伙兇手淫棍、弄巫術偶像的

連同所有撒謊的人,該他們的那一份

卻是在硫磺烈火熊熊的湖里

即那第二遍的死。

注釋

20:11?潔白:象征勝利,啟6:11, 19:11注。那一位:婉稱至高者,“那今是、昔是且必來的一位”,啟1:4, 4:8。

天地逃遁:指太初受造的今世,21:1,亦即上帝創世“版本二”的終結(《伊甸園》導言,參《以賽亞之歌/說罪》)。

20:12?天書卷卷展開:分述人類的功罪,但7:10(《人子》)。生命冊:上帝錄取義人或子民的“余數”,那預定了的拯救之名冊,3:5,出32:32,詩69:28。

行事,erga,回到圣法和耶穌的教導,以行事定人的功罪,14:13注,太16:27,約7:51,而非保羅宣講的“因信稱義”,羅5:1,迦2:16。

20:13?大海:暗喻太初之混沌,一切與造主為敵的勢力,伯7:12,但7:2注(《人子》)。冥府,hades,即陰間;摩西傳統,一切亡靈的去處,申32:22(《摩西之歌》)。

20:14?火湖:形容地獄,19:20, 20:10。今世的生死于此結束,永死與永生分途,林前15:26, 54(《死已被勝利吞吃》)。

第二遍的死:死,不再是咽氣、腐敗、消滅肉體,而是轉為肉身的永久保存,以便施加“綿延萬世”的酷刑,14:11(《鐮刀》)。

21:1?新天新地:天地重生,回放上帝創世的“版本一”,那“非常之好”的烏托邦或“上帝的國”再現,創1:31,賽65:17, 66:22。

大海/不存:象征罪惡的反抗勢力潰滅,20:13注,詩74:13,伯26:12。

21:2?新娘:擬人,喻得救之會眾,美稱新耶路撒冷,“羔羊的妻”,19:7, 21:9,賽61:10。

21:3?宏大的聲音:“夫君”/基督發話。

上帝的帳幕:重立圣所,光復錫安。子民,laos,另作萬民,laoi,結37:27。

親自與他們同在:暗示人子的名號:以馬內利,`immanu ‘el,“上帝與我們同在”,賽7:14,太1:23。天父重申與以色列子民的信約,出6:7,利26:12。

21:4??揩干他們的眼淚:同7:17,引賽25:8。義人之淚由上帝抹去,象征報應,詩56:8。

21:5??高踞寶座的遂說:上帝訓示。萬象更新,在我:世界因耶穌“謙卑順服”,降生受難復活,而得以再造,林后5:17,腓2:8,西1:16(《基督贊》)。

至可信靠而至真,pistoi kai alethinoi,也是在天的羔羊或復活后的耶穌,“披一件王袍,濺滿鮮血”,所啟示之名,19:11-13;指明基督乃萬物之本原,創世之言,3:14,約1:3(《太初有言》)。

21:6??成了,gegonan,做成,同16:17。上帝宣布大功告成,呼應第四福音所載,十字架上耶穌的“托靈”咽氣之語:成了,tetelestai,完成,約19:30。

我是“阿爾法”,又是“奧米伽”:希伯來語“萬軍上帝”,′elohe?zeba′oth,的首尾字母,以希臘文首尾字母代稱,轉喻萬物之根源與歸宿,1:8, 17, 22:13。永終,telos,兼指終結、永遠、宏圖,約13:1,林前15:24,雅5:11。

生命之泉水:象征圣靈,22:1,約4:14。

21:7?得勝的:經受了考驗的以色列的“殘余”,“以死勝死”者,2:7, 3:21注。

我要做他的上帝,他要當我的兒子:耶和華與大衛王立約所言,撒下7:14;也是天父同子民的誓約,出6:7,利26:12,結11:20。

21:8?穢物:貶稱異教偶像,17:5。撒謊的人:尤指異教徒。

那一份,meros,命運、報應。待到報應日/圣怒之日,已如先知預言,圣山之下將“尸首狼藉:這些人的蛆不死,火不熄,必為一切肉身所憎惡”,賽66:24。

發表評論